新人写手,偶尔产些并没有什么卵用的东西。厨全职ll,喜欢逛b站。真爱少天,妮可花阳是女神。散人的痴汉,四欠好好好。文笔渣求轻喷xxx
 

[绘希妮]花吐病

其实只是个抛骰输掉的惩罚。下面开始正片↓

喉咙难受的感觉愈演愈烈,想要咳嗽的欲望不断增高。终于,少女嘴里吐出了一片片白色风信子花瓣。

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三天。一开始只是喉咙瘙痒,最严重也只是想咳嗽。到了现在,到了现在,病情不减反增,喉咙难受得睡不着觉,安眠药也只能让矢泽妮可勉强入睡,可不过一小时就会被喉咙的不适感“吵”醒。每咳一次就感觉像是生命在流血。

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,矢泽妮可绝对不会相信这种只会发生在小说里的科幻情节。她曾经听说过这种病。名为花吐病,大多是因为暗恋。无药可解,只有与自己暗恋的人两情相悦并接吻才能治愈。如果一个星期未愈,将会死亡。

对,矢泽妮可暗恋着一个人。而这个人喜欢的人却不是自己。她没敢把自己的感情表达出来,她怕,怕说出来后与那个人连朋友也做不成。

她暗恋的人,名字叫做东条希。

因为身体不适,矢泽妮可在第三天请了假。她躺着床上,吞下安眠药后正准备睡觉,突然,敲门声传入矢泽妮可的耳内。好不容易激起的困意就这么被打破了。

“喂!妮可酱,开门!你在家吗!”高坂穗乃果提起嗓门,大声向屋内喊道。

“穗乃果。”东条希打断了高坂穗乃果的“轰炸”,“小声点哦,说不定现在妮可亲在休息,你这样会吵到她的。我来吧。”

“是。”高坂穗乃果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。

“妮可亲,我们来看你了。麻烦开下门,大家都很担心你。”东条希的温柔声音传入矢泽妮可耳中。

啊,是那个人的声音...还是那么温柔。可为什么,现在只要一听到她的声音,痛苦感就会迅速飙高呢?

门打开了。

矢泽妮可并没有锁门,只需从外边一按手吧门就能打开。

来不及戴口罩,来不及清扫花瓣遍布的房间。

门打开后,μ's等人先是一愣,随后的注意力全转向了矢泽妮可,以及房间各处的白色风信子花瓣。

当矢泽妮可真正见到东条希时,痛苦感强烈得似波涛汹涌,一波接一波,每一波的痛苦感都是无法形容的。她不住地咳嗽。花瓣像是永远吐不完,源源不断地从少女嘴里出来,完全不给她喘息的时间。

绚濑绘里先反应了过来。她接了一杯水,递给了矢泽妮可。

“妮可,没事吧,你怎么了?”绚濑绘里露出了一副担心的神情问道。

听到绚濑绘里的声音,矢泽妮可又多了一种痛苦感——心理上的痛苦。两种感觉交加在一起,像是要把她的意识全部榨干。

没错,东条希和绚濑绘里是一对恋人。这是μ's全员都知道的事。最初两人向μ's公布相互的关系,她不愿相信,在心里一直骗自己“这只是一个玩笑,不是真的”。而直到看见两人第一次亲热。她的心完全死了。

喝下水后也没能缓解病情。地板上的花瓣越来越多,咳嗽声回荡在安静的房间内,莫名透露出一种凄凉之情。

高坂穗乃果等人简单地帮矢泽妮可打扫了下房间。光是花瓣就用了6个大塑料袋。

“这是...花吐病吧?”小泉花阳试探地说了一句。

“花吐病?”南小鸟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小泉花阳把花吐病的病因以及解决方法给μ's全员讲解了一下。

“呐呐,妮可酱你喜欢的人是谁啊?说出来大家...哎,海未酱你干嘛呀,这样很痛哎!”

“妮可对不起,我们好像打扰到你休息了。大家走吧。”说着田园海未就拖着高坂穗乃果走出了房间。其他人瞬间会意,也自觉地跟着她走出房间。

高坂穗乃果还在糊涂“海未酱你干嘛呀,大家应该一起帮助妮可酱,怎么突然跑出来了?”

“我想,这种事我们还是别干涉的好。妮可应该不想让我们知道她的心上人,就算知道了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?”西木野真姬拍了拍高坂穗乃果的肩膀,“走吧。别担心,我们应该相信妮可。”

矢泽妮可一脸病弱地躺在床上。回想起东条希的笑脸,她温柔的声线,她细心的举动...但,这个人不属于自己。一想到这点,矢泽妮可的喉咙又开始隐隐作痛。她吞下一粒安眠药,可仍睡意全无。

花吐病最多存活期为一个星期,少则三天。即使清楚对方喜欢的人不是自己,却还是想表明自己的心意。她不想留下遗憾。

明天,她们将要毕业。最后一次机会。

可,她能坚持到明天吗?

戴上口罩,换上衣服,穿上鞋子,矢泽妮可向东条希家的方向走去。

透过窗户,看见屋子里的双马尾紫色发女孩与黄色发的日俄混血女孩在接吻。

白色风信子花瓣潮水般从少女嘴里涌出,鲜血染红了白色,再也不是纯白。傍晚的天空染上了抹抹橙红,少女孤独的身影透露悲伤的气息。

我知道,你爱的人不是我。

可却一直执迷不悟。

绘里是个好女孩。性格好,长得也漂亮,虽然嘴上说着不帮忙,却在关键时候发挥重要作用...这些我都知道。

可,还是好不甘心啊!

无论如何,我爱你。

豆大的泪珠滴到地上,随着少女的倒下蒸发了。

全文链接
 
评论
 
 
热度(22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箫木|Powered by LOFTER